龙8-龙8娱乐国际-龙8国际官网_唯一认证官网

拘禁老大 拘禁老大,风夜昕

2017年09月28日 来源:拘禁老大 大字体小字体

视频小弟讨债下手过重 反被老大殴打拘禁 新

赤爱杀手 烟影阑珊 拘禁老大

  第一章华灯初上,纸醉金迷,城里最大的酒店里上演着每天都会有的节目,今天这里也同样挤满了来寻找欢乐的男男女女。酒店一角,沙发上坐着几个打扮性感火辣的美女,丰满的胸部和修长的大腿在特殊颜色的灯光下显得格外白嫩,坐在几个女人中间的是个男人,戴着一副无框眼镜、有着细长双眼的男人。高大修长的身材从那双完美修长的腿就能体现出来,黑色的休闲反绒西装外套里面穿着一件普通的白衬衫,简单又性感的打扮。深茶色的头发略长,盖住了前额。除了英俊的五官外,吸引人的还有他嘴角若有似无的微笑。「怎么样,认输了?」低沉中带着一点挑逗的声音,让坐在他对面的女人红了红脸,娇羞地叫嚷,「讨厌!又是你赢!」轻笑了一声,男人放下手中的牌,把一杯酒推到了女人面前。「那就喝吧。」「好厉害!罗先生好棒!」受到旁边美女们的吹捧,他也只是微微一笑,伸出食指和中指推了一下眼镜。罗明威眯了眯眼,伸出一指轻抚了抚微痛的太阳穴,扬起嘴角,看着眼前的一切。女人在他脚下臣服,金钱像纸片从他手中撒出,人的一生,还有什么比这些更让人有快感呢?快乐和堕落,不过是一体两面,中间连一毫米都不到。「怎么了?醉了?」刚才输了牌的女人问。「本来没有醉,可你在这里,看着你就有点醉了。」甜言蜜语谁都会,却没有几个能像他说得这么动听,这么——逼真。美女挑了一下凤眼,轻笑。「就你最会说话!」不过脸上却是受用的表情。「再玩一局?」罗明威笑着指了指桌上的牌。「输了怎么办?人家不想喝酒,再喝就要醉了。」「那就脱衣服。」白嫩的手指抚上罗明威的大腿,凑近他,红唇里轻轻吐出一句,「那赢的人呢?」低头一笑,他一把抓住那只马上就要伸进自己衬衫里的纤纤玉手,坏坏地回答,「帮她脱。」顿时嬉笑声和娇羞的斥骂声又响成一片。如此受欢迎的男人,羡煞周围一群单身汉,几个观察了他们好久的客人忍不住转过头,向吧台里的酒保打听——「那个男人是谁啊?」年轻的酒保看了一眼便移回视线,继续擦着手里的杯子。「我们这里不透露客人的事情。」「啧!说一下又不会死。」抬起头,酒保扬了扬嘴角。「靠!」男人咒了一句,认命地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大钞,放到酒保面前的杯子里。酒保眯起眼,又看了一眼罗明威他们的方向后,慢吞吞地说:「他叫罗明威,上星期才出现在这里的,几天就成了这里的帝王。英俊,有钱,所有女人都希望可以跟他共度良宵。」「他是出来卖的?」有人好奇地问。那张脸,的确很讨人喜欢。酒保摇摇头,「他是出来买的。」

拘禁老大 河南在线

拘禁老大百度云 拘禁老大百度云盘 钟爱阁

  全文:装冷情**黑社会老大这种事,要不是他快死了,肯定没胆做,没想到医生现在用句「报告拿错」就宣布他不用死?那被他的找死行为引来的**老大要怎么办?!不会真的要逼他走上「老大的男人」这条不归路吧……

  拘禁老大——风夜昕拘禁老大——风夜昕(2)拘禁老大——风夜昕(3)拘禁老大——风夜昕(4)拘禁老大——风夜昕(5)拘禁老大——风夜昕(6)拘禁老大——风夜昕(7)拘禁老大——风夜昕(8)拘禁老大——风夜昕(9)拘禁老大——风夜昕(10)拘禁老大——风夜昕(11)拘禁老大——风夜昕(12)拘禁老大——风夜昕(13)拘禁老大——风夜昕(14)

  这里,牌局又进入了紧张局势。看着手里的牌,罗明威思考片刻,抽出一张扔到桌上。纸牌刚落,一个服务生突然跑了过来,打断了正在玩牌的一群人。「丽薇小姐,那边有客人指名你。」丽薇,也就是刚才输给罗明威的女人,显然不喜欢有人打扰,皱了皱眉,「我不是说过今天晚上不陪其他人了吗?」她马上就要赢了呢!「可是——」服务生面有难色地看了一眼正在低头看牌的罗明威,「可是那组客人似乎不太好惹,刚才连经理也去打招呼了——」听到这,罗明威抬起头,眼镜后泛出一道冷光,让服务生急忙收回了视线。「我不去。你去跟经理说,他帮我搞定!」丽薇低头继续研究手上的牌。看着站在原地,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的服务生,罗明威放下了手里的牌,说:「你先回去吧,照丽薇的意思做,再告诉那边的客人,他今天的酒算我的。」「是!」仿佛得到了大赦一般,服务生慌慌张张地跑回去了。「还是明威好!」丽薇朝他甜甜一笑。罗明威只是微笑,又从自己的牌里抽出一张扔到桌上,伸手推了一下眼镜。「我又赢了。」可胜利的喜悦还没来得及细细品味一下,刚才的服务生又跑来了,这次后面还跟着一个肚子大得不得了的经理。「罗、罗先生。」大肚子经理显然太久没有这么「剧烈」的运动过了,气喘吁吁地站到罗明威面前,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对他轻轻一颔首。「很抱歉打扰您了!那边的客人想请您和丽薇一起去坐坐,请您看在我的面子上赏个脸,别让我难做。」一开口全是恳求的语气。看他脸上一副「已经没有其他办法」的表情,罗明威在心里叹了一口气。谁啊?这么认真!把手里的牌放到桌上,罗明威站起来理了理有些乱的衣服,伸出一只手把一脸担心的丽薇从沙发上扶了起来,对经理说了声,「带路吧。」「明威——」丽薇犹豫不决,可他却给了她一个放心的笑容。「没事,放心吧。」在经理的引领下,两人来到走廊尽头的一间包厢门前,门外站着几个高壮的男人,一看就不是普通客人。对方看到他们之后,上下打量了一下罗明威,眼神让人觉得有些怪怪的。「请进。」一人伸手帮他们开了门。虽然嘴上是用请的,但手上就没那么客气了。罗明威是被一把推进去的。真不温柔!扶正了眼镜,他在心里抱怨,抬起头。房间里面给人的感觉除了黑就是大,灯光处于半明半暗状态,属于近了能看清别人的脸,远了只能看到脸型的那种,但整个房间仍然透出一股华丽的气息,除了豪华的装潢和高级的设备不说,里面竟然还有一张大床!在围成方形的长条沙发上,三个男人坐在不同方向,沙发中间放置着一张很大的玻璃茶几,上头摆了几瓶洋酒和一些食物,还有扑克牌,看样子,也是刚结束一局。察觉有人进来,正在洗牌的人停下手里的动作,三个男人同时抬起头看向罗明威,也给了后者观察他们的机会。那三个男人,一个看起来年长一些,应该有四十岁左右,样子成熟稳重,另一个就是洗牌的人,以男人来说长得有些阴柔妖艳了,但不会让人觉得不舒服,只是他的两只眼睛此时正像探照灯一样在他身上打转。而最后那个坐在离他最远的地方,正在抽烟的男人——直觉告诉他——老大——也就是认真的那位在这里了!这男人绝对是属于高大一族的,宽阔的肩膀和腰部曲线是正宗的倒三角身材,穿着合身的衬衫也能让人感觉到衣服下的身体是多么结实有力,如果是女人的话,一定会喜欢那种有安全感的肩膀的,至于脸嘛——有点黑,看不太清楚,但从轮廓上分析不会差到哪里去,下巴的线条很性感,特别是那双在黑暗中尤为闪亮的眼睛,散发着清冷的幽光。罗明威不动声色地打量着,而同时,男人同样也在观察他。如果说罗明威一开始进来最先观察的是四周的情况,男人则是从他进来的那一秒就开始观察他了。两个人似乎都知道对方在打量自己,既然这样,也没什么好躲躲藏藏的了,于是他们的目光开始毫不掩饰,甚至还有些肆无忌惮的在对方身上流连,直到一个充满笑意的声音响起。「再看下去就要『一见钟情』了!」罗明威和那位老大同时收回视线,后者扫了一眼旁边站的丽薇,很快就移开眼。罗明威自始至终神情都很平静自若,倒是一旁的丽薇有些害怕,伸手拉了拉他的衣袖。他转过身朝她笑了笑,给予无声的安慰。「泽豪,你别臭着一张脸,把美女吓到了,难怪人家不肯到我们这边来。」刚才说话的人又开口了,就是那个长得妖艳的男人。他笑嘻嘻招了招手,说:「请过来坐。」眼神有些轻佻,却又隐约透着一股犀利,话好像在对丽薇说,眼神却在罗明威脸上转了一圈。人家既然请了,也不能不给面子。罗明威微微一点头,带着丽薇坐到剩下的一张沙发上,坐定之后,他友好地一笑,问:「几位有何贵干?」钟泽豪对罗明威的第一个感觉,是「玩世不恭」,但实际上,那镜片后面的眼睛里,根本看不出他到底在想什么,看起来是在笑,但眼神却很冷。从他进门的那一刻开始,那双眼睛、看人时的微笑,还有这种说话的语气,一切都让人很讨厌。因为没有好感,钟泽豪连眼神都凶了起来。罗明威感觉到野兽一般的眼神,眨了眨眼,微微一转头就迎上那两道目光。看他不畏惧也不挑衅,甚至没有任何多余的表情,钟泽豪扬了一下嘴角。「请你喝酒。」他的突然开口让罗明威有点意想不到,不过声音倒是不错,有一股特有的浑厚感觉。「喝酒可以,但也不必这么大费周章吧?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要绑架我们呢,呵呵呵!」他笑得欢快,其他人却半点也笑不出来。玩笑是不错,但好像开的不是时候,对象似乎也不那么配合。看着他嘻皮笑脸的样子,钟泽豪只觉连绑架他都是多余的,应该直接撕票。他伸手拿过一个杯子推到桌前。罗明威看了一眼,问:「喝完我们就可以走了吗?」「喝完之后你可以离开,但她要留下。」他的目光扫了一眼从进来到现在都没敢说话的女人。丽薇咬了咬嘴唇。她其实挺会哄男人的,只是面前这位她早就看出来对方对自己没兴趣,要是她现在真的说愿意陪他喝酒,只怕人家还不愿意呢!感觉起来,现在那个人好像对明威的兴趣还大一些……罗明威的笑容变得有点奇怪,看着钟泽豪说:「这样不太好吧?进来两个回去就我一个,身为男人,我可做不出扔下女人自己逃跑的事。」听他说完,钟泽豪冷笑了一下。「你胆子很大,但用的不是时候,英雄救美的事也不是谁都能做的。」罗明威垂下眼,眼中闪着几丝狡黠的光,笑而不语。「这样好了,我给你一个英雄救美的机会。」钟泽豪拿掉嘴里的烟,扔到一旁的烟灰缸里,还在燃烧的烟头掉进有水的烟灰缸,发出「兹——」的声音。指了指丽薇,他看着罗明威说:「她可以走,你来代替她。」在场的人都愣了一下。就这么简单?有这么好说话?几乎所有人脑子里都是这样的疑问。但至少听起来还是不错的,罗明威点点头,「这没问题。」喝个酒也死不了人。见他毫不勉强的就答应了,钟泽豪笑了笑,抬起一只手臂搭在沙发背上,完美的腹肌若隐若现,全身无时无刻不散发着一股霸气。「先别急,我还没说完。」原来真的没这么简单。罗明威一挑眉,知道眼前这个男人不会那么好打发。在众人疑惑的目光中,钟泽豪扬起嘴角说:「你代替她,那她今天晚上要做的事你也得替她全做了才行,这才公平。」听起来似乎没什么不对,可罗明威越想越觉得不对劲。「那个——我想问一下,你说要做的事,应该不包括——」「当然包括上床。」他爽快地回答了他的问题。「噗!」妖艳男登时把刚喝进嘴里的一口酒吐了出来。本来看戏看得好好的,可这剧情好像也转得太快了吧?那个年长的男人转过头看了钟泽豪一眼,又缓缓移开目光。罗明威除了皱眉表示不满,倒也没太大的反应。钟泽豪本以为他会破口大骂的,突然觉得有点失望,可对方的下一句话,又让他不知道应该失望还是期望了。「可以。」被这个回答杀个措手不及,钟泽豪真的没想到他会答应。这男人难道就——「不过——」罗明威突然又接道,成功打断了他的思路。众人都看着他,只见他伸手一推眼镜,「只是这样未免有失公平,毕竟我是男的,你让我做女人的事——虽然也不是不可以,但我不习惯。」「那你想怎么样?」钟泽豪直截了当地问。k等的就是你这句话!罗明威扬起嘴角,「我们来赌一场吧。」赌?「怎么个赌法?」代替钟泽豪发出疑问的是妖艳男。罗明威指了指桌上现成的牌。「Blackjack,一局定输赢。」「条件呢?」「很简单,我赢了就让我们走,当然是一起走,然后不要为难这家店就可以了。」「那要是我赢了呢?」钟泽豪问。罗明威耸耸肩,「随你处置。」「明威——」丽薇气急败坏地扯着他的衣服。「有意思!泽豪跟他赌吧!」妖艳男拍了一下手,一个劲地要好友答应。钟泽豪无语,看着正在低头安慰丽薇的男人,那抹笑容,好像根本不怕自己会输一样。「怕了?」抬起头,罗明威适时地来了个刺激。钟泽豪冷笑一声。我倒要看看最后你怎么收场!「可以。」达成共识,罗明威满意一笑,「可以让女士来发牌吗?」没有人提出异议。「来发牌行吗?」他又问身边张大嘴巴的女人。「呃——可以是可以,不过——」丽薇难掩担心。「那就拜托了?」事到如今,已经没得选择了。丽薇用力点了一下头。「我知道了。」二十一点并不算一个很难的游戏,需要的只是脑筋和运气。当然,所有赌桌上的人都需要这两样东西,也包括现在的罗明威和钟泽豪。两人分别在茶几两边相对而坐,妖艳男和年长的男人则站在钟泽豪身后。切牌之后,丽薇开始熟练地发牌。席间没有人说话,表情也很平常,气氛并没有想像中那么紧张。因为,真正的较量是心理上的!「Hit。」罗明威看了一眼自己手上的牌,又看了看庄家桌面上的牌,周围有些小小的骚动,因为她已经拿了第七张牌了。钟泽豪面无表情地看着又一张牌放到了对方面前,整个过程中他拿到每一张牌脸上都没有任何表情,细微末节的东西也没有。这点正是罗明威佩服的,一个赌徒,不论好牌还是坏牌,在赌场上不泄露任何情绪才有赢的机会。「Stand。」钟泽豪不要牌了。一旁的妖艳男双手环胸点了点头,一副在回味什么的样子。罗明威也扬了扬嘴角,知道是该结束的时候,也把牌放下,抬起头看着对面离他不远的男人,突然发现,对方长得真的是挺有味道的,唔——如果他是女人的话,他一定愿意输,可惜——「开牌吧。」钟泽豪准备掀开手里的牌。「在那之前可以问一个问题吗?」罗明威突然问。「什么?」推了推眼镜,他一本正经的问:「你有没有SM之类的嗜好?」「噗!」有人忍不住笑出来了。这家伙是不是故意的啊?钟泽豪修长的手指轻轻摩挲着纸牌边缘,想了想,「你怕了?」「知道清楚一点,好做心理准备啊。」罗明威的表情让人没办法怀疑他是在说谎。闻言,钟泽豪没有马上回答,而是和罗明威对视了几秒。然后,突然露出一个百年难得一见的性感笑容,嘴角微扬,性感程度百分之百。「本来没有,不过现在不确定了。」罗明威笑了,也是他今晚笑得最灿烂的一次。他把自己的牌摊开甩到桌面上,不等对方开牌就站起来说:「不好意思,我今晚运气不错,希望别的小姐——或者少爷能让你尽兴!」说完就拉着还没反应过来的丽薇走了。钟泽豪和另两个人看着桌上的牌,妖艳男叫了一声,「哇!有没有搞错,这也能凑成二十一点?」冷冷地看着桌面上的牌,钟泽豪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眼神中有着异样。他输了。这时已经到了门口的罗明威突然好像想起了什么一样,回过头看了他一眼,对方除了脸色不太好之外,没有恼羞成怒。有气度吗?想到这里,他不怕死的精神又来了。他倒要看看,这个男人有多少气度!转了个身,他又回到包厢里。里头的三个人看到他去而复返,都有些不解。钟泽豪看着他,冷冷地问:「还有事?」他点头,走到他面前,是那种近到可以闻到对方身体上气味的距离。钟泽豪坐着,罗明威站着,高度上的差异让前者稍稍抬起头,他不太明白这人要干什么。罗明威看了他几秒,突然说了一句——「挺英俊的脸。」不仅是钟泽豪,其他在场的人也都愣住了。「你什么意思?」钟泽豪握成拳头放在桌子上的手骨节开始泛白。「我突然后悔了,刚才应该把条件换成我赢就上你的。」瞬间,钟泽豪像头被拉了尾巴的狮子一样,握紧拳头从椅子上站起来,突然嘴上一热。罗明威结结实实的吻住了他!「匡啷——」一声,不知道是谁的杯子掉了。五秒钟之后,罗明威才从他的唇上移开,眯起双眼看着满脸不敢相信发生什么的人。「味道还可以,就是太木头,不过算了。」说完,他很「大度」地放开人,一只手伸进胸前的西装口袋,掏出一叠现金,每张都是一千元。「公平交易起见,这是给你的小费。」手一扬,钞票像下雨一样四处洒落。在满天的钞票中,满意地看着对方一张脸从灰色变成黑色,罗明威淡淡一笑,转身走到门口,拉着傻掉的丽薇,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包厢。可他那一笑,让钟泽豪改变先前对他的全部想法。那个笑容和眼神里什么都没有,刚才他所做的一切,不过是个可有可无的玩笑。「雨」停了。剩下的三个人,一个站着一动也不动,另外两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又看看满地的钞票,谁也说不出话来。钟泽豪嘴唇都在发颤。那个男人就这样像对待牛郎一样吻了他,瞬间贴近的脸像影片重播一样从他眼前闪过,还有最后的那个笑容,从一开始,那个男人可能就没有把他放在眼里。某个黑暗角落里,隐于其中的人影从袖子里悄悄拿出一张牌,长长松了一口气。「还好,偷牌的技术还没退步。」医院诊疗室里,身穿白袍的中年医生看了看手里的病历,推了推看起来十分沉重的黑框眼镜,又抬起头看了看坐在自己对面表情平静的男人。一旁的小护士偷偷瞄了一眼男人,微微红了脸。罗明威坐在椅子上,等着医生开口。「罗先生。」医生表情有些不自然地咳了一声,继续说:「很抱歉这么早就把你叫来,因为有些重要的事——」「我知道。」他点了一下头。他很清楚医院找他来的原因,这次不过是来再确认一下而已。「事实上——」医生接着说了下去,「上个月你来检查身体的时候,我们告诉你得了不治之症,最多活不过两个月——」是啊!他已经接受事实了,不过就是死,反正死之前他已经享受一个月,够他在黄泉路上回忆的了。「但经过再三确认,我们发现——」医生顿了一下,看了一眼身边的小护士。怎么?罗明威皱眉,他活不到两个月了吗?「其实——」放下了病历,医生以一副专家的口吻说:「你根本没病。」罗明威怀疑自己现在耳朵有病。「我们的护士是新来的,对工作还不太熟悉,所以把你的检体跟一个九十多岁的老人搞错了,导致我们诊断的错误,非常对不起!我代表医院全体人员对你表示深切的歉意。」医生诚恳地说。一片死寂。没有欢呼也没有感动的流泪,罗明威只是愣愣地盯着他,让医生以为他正沉浸在「重生」的喜悦中,忍不住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恭喜你啊!重获新生了。」稍稍有些颤抖的声音总算从罗明威嘴里发出来,「你是说,我不会死了?」「没错,千真万确!非但不会死,你还非常健康,要打死一头熊都没问题,恭喜你!」「呵呵呵——」几声干笑之后,他忽然有些哽咽。喜极而泣啊!医生又用力捏了捏他的肩,鼓励,「小伙子,好好活下去啊!不是人人都可以遇到这种事的,你这么年轻,前途无量啊!」「我去你妈的前途!」罗明威「噌」地一下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一把抓住医生的领子,把医生和小护士吓了一大跳。「我他妈的这样还能有个屁前途啊?!你们犯了这么大的错,现在说句对不起就算了吗?!你知道我的生活被这个『错误』搞成什么样子了吗?啊?打死一头熊,我他妈想一拳打死你!去你的恭喜!现在我还不如死了的好!」罗明威,男,二十八岁,独身。一个月前得知自己得了不治之症,所以拿出全部存款,抛售手里全部的股票,卖掉存了五年而且还有两年分期付款才买到的车,以及刚买没多久的三十四寸液晶电视和用了两年多的电脑,还有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辞掉了普通职员的工作,用那笔钱狠狠享受了一个月。人一有钱,气场都变得不一样了,当了一个多月「有钱绅士」,这临死前的放纵,让罗明威体会到了「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感觉。第二章天刚蒙蒙亮,四周还飘着淡淡的雾气。大街上的商店几乎都没开门,便利商店前的路灯刚关上没多久,一阵冷风吹过,刮起几张旧报纸。路的尽头,从雾中慢慢走出一个人影,身形高大,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哈啾!」罗明威两只手缩进袖口里,又缩了缩脖子。昨天他花了两小时才说服要买他房子的人收回订金,不断点头哈腰,就差没跪下,口水也说干了,人家才冷着脸同意,但他得倒赔人家百分之十的违约金,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但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因为还有更重要的生计问题等着他解决。呀——好帅好帅!」几个女高中生看见脸上挂着淡淡微笑的罗明威,兴奋地小声尖叫,「好像手冢国光哦!」这是一间很温馨的咖啡店,店门口种满了各种鲜花,红色的木质大门和绿色的遮雨棚,一推开门,门上的铃铛就会发出清脆的响声,然后英俊的服务生便会对上门的客人点头微笑,说着「欢迎光临」。小说中才会有的美好画面,终于出现在现实生活中,这家店已经成了附近女高中生票选出来「十大最喜欢来的地方」排行榜的榜首了。罗明威现在就是这家店的一员,穿着雪白的衬衫,打着红色的领结,黑色的围裙围在腰上,修长的手指拿着菜单,一只手推了一下眼镜。「几位小姐要点什么?」这是他的杀手锏,也是他二十八岁「高龄」还能在这里骗小女生的原因。「哇——好帅!好像部长哦!」「真的真的哦——我要奶茶!」「我要——」收起Menu,他轻轻一点头,「好的,请稍等。」然后转过身,像只轻盈的蝴蝶一样「飞」了,留下身后一片爱心眼。不知道算不算是幸运,房子保住了之后,他马上去找工作,但好的工作哪那么好找,可自己口袋里的银子实在很吃紧,只好先选择到这家咖啡店打工了,谁叫这里不用看学历呢。而且他只用一天就习惯了这里的生活,挺轻松,还不必动脑,只要把儒雅的气质拿出来就行,这个他最拿手。把Order单送进厨房后,一个男生马上凑了过来,很狗腿地对罗明威说:「威哥你真行,又是慕名而来为了见你的女生啊!」「跟你说过多少遍了,别叫我威哥!」他伸出手打了一下何琛的头。何琛也是咖啡店的店员,大家都叫他阿琛。「可我叫习惯了嘛!」何琛摸着头笑了笑。威哥真是厉害,人前是个贵公子,人后是个小痞子,两种模式转换自如,还天衣无缝!两个人正说着,一阵清脆的铃声突然响了起来,又有客人上门了。罗明威和何琛在角落的休息区里,和外头有一堵墙隔着,只听见外面传来一阵小小的骚动。「不知道是不是又来了个帅哥?」何琛来了兴致,伸出半个头往外场看。「哟——还真是个帅哥呢!威哥,你的地位要不保啦!」白了他一眼,「不就来了个小白脸吗?」何琛转过头朝他**一笑,「你还没见过人家,怎么知道他是不是小白脸,嫉妒啊?」「嫉妒个屁!」罗明威骂了一句,用力拍了一下他的屁股,让后者「淫笑」起来。不过他还真有点好奇。想着想着,也敌不过**,趴在何琛身上,他也把头伸了出去。现在客人不多,目光在店里扫了一圈,很容易就找到那个刚才进来的人。那人独自坐在玻璃窗旁边的位子上,正看着窗外,身材是不错。罗明威看着那个后脑勺,心想怎么不转过来啊?说来也巧,刚想到这里,对方好像听到了他心底的「召唤」一样,突然就转过头直直朝他们这边看过来,目光又准又狠。这下罗明威看清楚了,可不看还好,一看——眼珠子都差点没掉下来。是他!那晚在酒店里的那个男人。画面重播,吻那个男人的画面再度浮现,因为连舌头都没伸进去,他根本就不记得那个吻的味道,只记得漫天飞舞的钞票,那可是几万块啊!现在他还有揍自己的冲动。不过,事后那男人带着杀气的眼神此刻也格外清晰起来。难道是来找他报仇的?不就亲了他一下嘛!舌头都没伸进去,真是爱计较,还是说他偷牌的事被发现了?「好有气势的男人!啧啧。」何琛还没发现同事的异常,盯着外面的人边看边品头论足。罗明威则在心里拼命对自己说对方不会是来找他的,只是来这里喝茶的。「好像在哪见过他……对了对了!电视上!他是大财团的老板钟泽豪,可据说他其实还是黑社会的老大哦!杀人如麻,凡是惹到他的人,绝对不留活口。」要死的人,什么都不怕,活着的人,最怕死。罗明威已经在考虑现在逃是不是还来得及了。他仿佛已经看见了那画面——码头上,自己被五花大绑扔在地上,那个男人站在他头顶处,一身黑衣,冷冷看着他,像看着一只虫,然后说了声,「扔!」几个大汉就把他抬起来往海里丢,任他怎么喊都没有用……「咦?威哥你怎么了?这么多汗?」他皮笑肉不笑地摇头。「没事!」现在主动去承认错误还来不来得及?大不了让他再亲回来啊……「你们两个又再偷懒!」神出鬼没的老板突然出现,把何琛赶去门口带位之后,又把一杯咖啡递给罗明威。「去,送去给窗边的客人!」窗边的客人?罗明威瞪着手里的咖啡。现在加点毒进去行不行?钟泽豪勾起唇,看着低头慢慢向他走过来的人,手指在桌面上有节奏地轻轻敲着,很悠闲的动作。

  不会真的要逼他走上「老大的男人」这条不归路吧……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5 龙8-龙8娱乐国际-龙8国际官网_唯一认证官网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