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龙8娱乐国际-龙8国际官网_唯一认证官网
当前位置:首页»军事研究

廖汉生 【廖汉生子女简介】廖汉生子女现况照廖汉生简介

2018年07月05日 来源:廖汉生 大字体小字体

   臣本布衣,躬耕于湘西,不求闻达于诸侯。开国中将廖汉生在我们这批桑植子弟心中,一度只是神话。我第一次近距离地接触我心中的“神话人物”,是1983年过土家年。那一年,我的恩师罗安源教授、黄思正馆长和彭书华、陈述森学兄组织北京土家族学生“过赶年”,正读本二的我也是摇旗呐喊者之一。

  这让我想起1975年,廖汉生受邓小平、叶剑英委派,调任四人帮掌控的南京军区任政委,三下五除二就扭转了局势。在列席政治局会议时,江青突然发难:“老廖,你为什么老欺侮丁某?”廖汉生当即和江青干了一仗。邓小平事后赞许他说:“老廖是有角的,而且是硬角。”

  今日清居何所事,永葆本色晚节香。

  那次以后,我与廖家就接触多了,也知道不少可圈可点的廖家家事!廖将军祖屋在湖南省桑植县桥自湾乡,两间三柱四棋青瓦小屋,建于清光绪年间,县政府多次提出维修百年祖屋,都被廖老严词拒绝了。他绝不花国家一分钱修自家祖屋!20世纪60年代,他的弟弟廖章生挨着老屋盖了几间吊脚楼,变成了今日廖家老宅!

  一句乡音“二十八打粑粑,二十九过赶年……”,一下子让廖副委员长从神话里走进了土家同胞心中,让我们这些布衣学子倍感亲切,倍感温暖。这是未见过大世面的我第一次近距离看见家乡这么一个活生生的大人物!

  廖老90大寿时,廖老左一为时任张家界市委书记刘力伟,左二为时任桑植县长何其雄,廖夫人右一为时任桑植县委书记陈美林。图为廖老秘书

  廖将军回京后,县政府几次想把她女儿安排在县城工作,都被廖将军阻止了。他的亲生女儿,也就是贺龙的重外甥,现在还是桑植大山里的一个老农民!亲生女儿的女儿刘兰玉,也是桑植大山里的一个新农民!廖汉生的亲侄子廖建民,为提一个正处找到亲伯伯,被廖汉生严肃地批评了一顿,从此再也不敢谈升职事,如今还是张家界驻京办副主任,副处级!

  廖汉生曾经是贺龙外甥女婿,在腥风血雨的大革命时代,贺龙二姐贺戌姐的女儿肖艮艮曾嫁给廖汉生为妻,1935年,24岁的廖汉生就随贺龙长征走了,从此阔别故乡44年!由于家乡曾传信肖艮艮已死于战乱,经贺龙夫人薛明介绍,廖汉生才与白林喜结良缘。新中国成立后,县政府核查后告知他肖艮艮未死,已改做他人妇,但留下农民女儿廖春莲,农民一当就是40年!

  六十四载革命路,征程步步党导航。

  1937年9月,随着红军改编为八路军,廖汉生任八路军120师716团政委,先后两任团长为贺炳炎、黄新廷,他们共同指挥着这支英雄部队,驰骋在抗日战场上。在廖汉生一生的战斗历程中,抗战初期在宁武县城的所见所闻令他终身难忘。10月初,120师东渡黄河后,收复被日军侵占的山西宁武县城。走进城内,廖汉生和众将士不禁惊呆了:街头、院内、屋里、菜窖下、水井中,到处是被日军残杀的百姓尸体,有的身首异处,有的肢体残缺。廖汉生满怀悲愤地带领战士们掩埋罹难同胞,同时用血淋淋的事实对部队进行政治教育:我们一定要为死难同胞报仇!在不久的雁门关伏击战中,716团的战士们用胜利作出了回答。1937年10月18日,在团长贺炳炎、政委廖汉生的率领下,716团官兵冒着敌人数架飞机助战的危急情势,呼喊着“为宁武百姓报仇”的口号,迎着敌人的刺刀上,奋勇杀敌,赢得了战斗的胜利。

  兹录廖汉生《八二抒怀》,权作心香:

  1957年7月底,中央军委任命刘伯承为高等军事学院院长兼政治委员,院址设在北京。但由于健康原因,刘伯承仍留在南京,未能到职。战役系学员毕业分配期间,总政治部副主任萧华来到军事学院战役系,征求学员们的意见。同廖汉生谈话时,廖主动要求去新疆工作。萧华告诉他:“你不能去新疆,要留下来当军事学院院长。”廖汉生一怔,急忙推辞:“不行不行,我第一次住军事学院学习,毕业就当院长,哪里有这样的事,再说让我一个中将去接德高望重的刘帅的位置,也不合适。”后来,萧华再次找廖汉生谈话:“军委已经决定了,要你当院长,不要顾虑太多。”就这样,廖汉生毕业后直接就任母校院长。同时,军委任命张震任副院长,钟期光任政治委员。

  1979年6月21日中午,廖将军一行第一次回故乡,第一次在农民女儿廖春莲家吃中饭,廖春莲焖了点红薯饭,炒了点腊肉和水酸菜,招待南京来的父亲,但迟迟不叫他“爸爸”!据陪同人员说,那天将军流泪了!1984年11月27日中午,廖将军第二次回故乡,第二次在女儿家吃农家饭,女儿终于叫了“爸爸”,廖将军笑逐颜开,临行前却嘱咐亲生女儿,安心农村建设,不要向国家伸手,不要为难政府,不要给县领导添麻烦。

  五十四年着戎装,参政又是十年忙。

  桑植县与鹤峰县领导多次告诉我,他们从不忍心吃陈秘书请吃的饭,因为,廖将军一直让陈秘书拿自己的工资埋单!但只要老家或老区来人,无论官大官小,无论贵人或草根,廖家都以湘西家常菜待客,还给客人夹菜。2003年5月,因脑供血不足住进301医院,不久陷入重度昏迷,2006年10月5日凌晨驾鹤西去!同为廖老乡党的陈秘书和我,每每忆起廖老95年不变的乡情乡俗,忍不住潸然泪下!

  唐太宗云: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人为镜,可以知得失;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值此廖汉生诞辰100周年之际,以其人为镜,可以知今之得失;以其史为镜,可以知今之兴替!

  1972年7月7日,毛泽东在中办信访处摘编的廖汉生女儿廖春英致毛本人的信“内容摘要”页上批示:“送总理阅处。我看廖汉生和杨勇一样是无罪的。都是未经中央讨论,被林彪指使个别人整下去的。此件你阅后请交剑英、德生一阅”。毛所谓林彪指使的“个别人”,指的是谁?郑维山?谢镗忠和李曼村?所谓“未经中央讨论”,恐怕亦非事实。北京城里的一个大军区的司令员、政委双双被关押,“中央”及毛本人难道从1967年至1972年五年间都从未听闻?据有关组织史资料,1967年3月,中央军委就已批复“责令杨勇、廖汉生停职反省”,前述1967年10月郑维山代理军区党委书记,是中共中央批准的,1969年6月郑任北京军区司令员,是中共中央任命的,杨、廖不倒,郑何以能任命?这一切难道“中央”及毛本人也能说毫不知情?林彪一个人可以批发中央文件吗?毛泽东讲的,显然不是真话,说穿了,他是什么时候说什么话,自己永远正确。(2004年3月,文革史读书札记之一)

  我们把“过赶年”的想法通过廖老儿子廖建军早早汇了报,眼见腊月二十九土家赶年将近,忙于国务的廖副委员长一直未回复,我们也就做了廖副委员长不参加的准备。临开始前两个小时,我们突然接到中央警卫局与廖办的电话通知,说廖老要来民族文化宫与土家同胞过土家年。我们欣喜如狂,立刻汇报给母校,时任中央民族学院副院长张养吾火速赶往民族文化宫,时任国家民委主任杨静仁也从郊区火速赶往会场。

  廖汉生(1911年11月14日-2006年10月05日),土家族,湖南省桑植县人,土家族,1911年11月出生于桑植县长瑞乡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6岁入私塾读书,11岁入桑植县立高等小学。13岁由贺龙出资送入常德湖南省立第二师范学校附属小学就读。后因贺龙北伐离湘,他失去资助,遂辍学回乡。1926年本县高小毕业。

  1930年后在游击队中坚持湘鄂边苏区反“围剿”斗争。

  (本文主要依据《廖汉生回忆录》及本人亲历,廖汉生同志秘书陈杰勋,女儿廖涤青、侄儿廖建民副主任和张家界市政法委书记陈美林、中央民族大学彭书华总支书记对此文也多有贡献。)

  1911年,廖汉生出生于湖南桑植一个农民家庭。此时正值辛亥革命爆发之际,父亲便按照乡间流行的“推翻满清统治,恢复汉家天下”的口号,给他起名“汉生”。1986年,桑植县民族事务委员会给廖汉生来函称,根据查证他的民族成份不是汉族,应定为土家族。这下,廖汉生的“汉生”之名,是地地道道的“名不副实”了。廖汉生的父亲廖兰湘是一位进步人士。1915年,林伯渠奉中华革命党总部之命在长沙组织反袁机关,任湖南支部党务科长,与廖兰湘是好友。1916年,贺龙在湘西桑植竖起“讨袁护国”的义旗,拉起一支民军,投身到孙中山领导的民主革命中,成为名震湘西、叱咤风云的“活龙”。廖兰湘认定贺龙所选择的道路是正确的,毅然投笔从戎,来到贺龙的桑植独立营里担任书记官,被百姓称为“廖师爷”。贺龙是廖汉生童年时崇拜的英雄,并一直在贺龙的呵护下就学成长,这为他以后参加贺龙的红军部队打下了基础。在贺龙极其艰难困苦的时期,家族中有人指责他:“你当过镇守使,当过军长,是有前程的。现在你当共产党、红脑壳,脱下将军服穿粗布衣,脱下皮鞋穿草鞋,图的是什么?”面对族人的指责,贺龙斩钉截铁地说:“我找真理找了大半辈子,今天总算找到了。我跟着共产党走定了!”这一幕,曾在廖汉生心里刻下了深深的印痕,使他更加敬仰贺龙。

  1929年7月被选为桑植县苏维埃代表,并在县农民协会和县苏维埃工作。

  我第一次走进位于西城区松树胡同的“将军府”,已是20世纪90年代一个夏日了。那时我研究生毕业分配在民族出版社工作,为一本土家族书题写书名,我找到了廖老秘书陈杰勋大校。我准时按响了门铃,一扇大铁门上的一个小窗口打开,警卫人员详细询问了我,便把我带到了会客室稍等。

  廖将军还有一个北京女儿廖涤青,2010年仲夏,潇湘晨报一副总编在京请红二方面军后人雅餐,席间有肖劲光上将女儿,贺炳炎上将儿子,我应邀作陪,廖涤青居然是坐地铁去的!餐毕我开车把她送到东交民巷高墙大院的廖府,她感谢又感谢。看着游走在大铁门外的便衣警卫我感慨万千:“红二代”已经彻底彻底平民化了!廖汉生秘书陈杰勋(白族)告诉我,在他心中,廖汉生有三种身份:工作上是首长;感情上是爷爷;生活上是老乡!

  我环顾了一下四周,一圈布沙发普通得不能再普通,印象深刻的是军绿皮文件柜脱了不少漆,斑斑点点像麻子的脸。当时我心想,警备森严的“将军府”不过如此嘛!桑植籍陈秘书进来把我带到院内葡萄架下,一身白短衫的廖老正在藤椅上看文件。廖老问我是桑植哪里人?父母多大了?家里几姊妹?学什么专业?哪年毕业?工作怎么样?

  1957年12月,廖汉生接任南京军事学院院长刚刚3个月,到北京参加全军第七次院校工作会议。会上,就是否存在严重的教条主义,如何看待教条主义、如何反对教条主义,一些看法和分歧比较大,甚至唱起了对台戏。会上,廖汉生明确表示,不赞成唱对台戏。

  八十二岁御职去,本是人民一儿郎。

  面对群众情真意切的托付,廖汉生承诺说:“放心吧,有我廖汉生在,就有你们的亲人在!”然而,残酷的战争岂是一句诺言所能决定的?长征出发前廖汉生对来队的乡亲们许下的一句承诺,使他从此背上了一笔沉重的感情债,压在心头几十年。在艰苦的长征中,在以后的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许多同志先后牺牲了,有些人连怎样牺牲的、牺牲在什么地方也很难说得清楚。当年参加长征的数千名桑植籍指战员,能够活到全国解放的寥寥无几。1955年授衔时,桑植籍的高级将领只有一个元帅、一个中将、一个少将。直到阔别故土44年后的1979年,廖汉生才第一次回到桑植老家。回到家乡时,廖汉生仍然自称道:“我是一个山里伢。”

  我都一一回答了。当我说我爷爷覃德令只比廖老小5岁,当过私塾先生,白天上山干农活,晚上挑灯写古诗,廖将军精神一振,连说两声问他老人家好。我突然觉得,眼前这个土家族的大人物就像我湘西大山里的亲爷爷,哪里像指挥过数万雄师的开国中将?

  图为张家界市委宣传部长陈美林,右一为本文作者覃代伦,中为廖老夫人白林。

  一身浅蓝中山装的廖副委员长在联欢会上作了简短讲话:“二十八打粑粑,二十九过赶年,今天是土家年,我是以土家一员的身份来参加联欢会的,祝在座的土家同胞节日快乐,并请各位同志转达我对全国土家同胞的节日问候。”

  廖汉生,1911年11月14日出生于湖南省桑植县。在革命生涯中,他参加了苏区反“围剿”斗争、两万五千里长征、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剿匪平叛,身经百战。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

  廖老晚年照片(在家中)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5 龙8-龙8娱乐国际-龙8国际官网_唯一认证官网 . All rights reserved.